鱼慕鱼 - 第84节 嫡女重生驭夫手札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精彩放映影院,点击在线观看

    论能力,能在十几年前窥探这样的大案,地位一定不低,而这样地位的人今日若扔在朝堂之上,年纪肯定也不轻了。

    其实在李瑊说出那个名字之前,真相似乎就呼之欲出,只是齐钺不敢往下细想。

    他松开紧握的拳头。

    很多时候,最害怕的事情一旦真的发生了,大概也不过尔尔。

    转身离开前他最后问了一句,“敢问太子,为何要为一直齐钺指路?”

    李瑊轻笑,“我母妃,是裴城人。”

    作者有话要说:  晚些时候有双更.

    第100章 莫道浮云终蔽日

    曾经将林诗懿拥在怀中之时齐钺就想过, 只要林诗懿还在他怀里,他无惧上苍再拿走他身边的一切。

    却没有想过今天这贼老天会以这样的方式给他一个答案。

    他两世都背负着枷锁, 寻找着真相,可当他真的打破了身上的枷锁终于站在了真相的面前, 一切却又这么残忍。

    那是他生命里唯一的光啊!

    为何要蒙尘。

    枣雪的脚程很快, 齐钺一路飞奔,卫达已经被他远远地甩开, 不见了人影,终于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 他站在了相国府的门前。

    可他也只是站在门前, 怔怔地站着。

    “侯爷?”

    早起洒扫归置的下人拉开了相国府的大门,看到了在寒风中呆若木鸡的齐钺。

    已经不是十几岁少年时的身子了,他的嘴唇被冻得青白, 连眉毛上都结起了白霜。

    “这是来了多久了啊?”小斯连忙上前, 将齐钺往门里迎, “怎的不敲门呢?”

    “是小的侍候不周了,侯爷赏脸进屋暖暖?”见齐钺完全不动地方, 连眼神都好像被这砭骨的北风冻住了,小斯连忙赔着笑脸, “这要让老爷知道了, 我们可得吃不了兜着走。”

    老爷?

    这两个字像是一根钢针,刺进了齐钺紧绷的神经。

    林怀济。

    或许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能救他,他要去见林怀济,听对方跟自己说, 那一切都不是真的。

    木然地站在相国府主厢房的门前,直到侍候的婢女出来同他讲:“老爷洗漱好了,请姑爷进屋呢。”

    可他的脚好像有千斤重,就好像他当年心悦林诗懿却不敢上门提亲一样,怎么都跨不过相府的高门槛。

    “进来罢。”林怀济在门内唤了一声,声音哑哑的。

    齐钺终于跨进房门,恭恭敬敬地行礼道:“见过岳父大人。”

    林怀济僵硬地点了点头,下人虽说他刚刚起身,可看着却好像是根本没有睡过,他双目赤红,满脸倦容,已经好几天没去上朝了,就总是觉得怎么也睡不醒似的。

    虽然看着不太好,可一身衣饰打扮却得体讲究,从发丝到靴底,一丝不苟。

    像是在迎接着某一个重要的时刻。

    “你一大早来,不去找懿儿,却跑来找我。”

    林怀济借着窗外熹微的晨光和房里还未来得及灭掉的烛火,瞧清了齐钺下颚上因为一夜未眠、来不及打理的淡淡青色。

    “你来了,终于来了。”林怀济轻咳两声,声音低沉,“我知道,躲不掉的。”

    “想问什么?趁我这把老骨头还能撑得住,说罢。”

    齐钺的喉结翕动,冷汗连连,寻找了两世的真相就摆在他的面前,可那句问话偏偏就只是卡在喉间,怎么也蹦不出出来。

    “你是想问,当年你爹兵败,与你在北境大营收到的那批毒米可有关系,对吗?”

    林怀济的喘息很粗重,他说完这一句又接连倒换了好几口气,喉间发出“咯咯”的响动。

    “你既然问到我,就必然也想问问,那事儿,跟我有什么关系。”

    “真好啊。”他的眼神突然释然,“我憋了十几年了,日夜煎熬,总算能有一个人同我好好儿说说了。”

    他颤颤巍巍地起身,齐钺想上前搀扶,却被挥挥手拒绝了。

    “在这儿。”他点了点脚下的氍毹,对齐钺道:“掀开。”

    齐钺不敢怠慢,掀开了地上的氍毹,对着下面的木板敲了敲,果然是空心的;他拔出靴筒旁的小匕首,敲开了那块木板,看到了一本泛黄的书册。

    “当年的证据都被大理寺和刑部抄走,留下的,也只有这么多了。”林怀济点点头,“交给你,我就算蹬腿儿了,也能好过些——”

    他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激烈的咳嗽拦住了,齐钺将人扶住,送到了一旁的小靠上。

    “齐钺,我没有做过。”林怀济突然抓住齐钺的手,没什么力道,还带着颤抖,“但齐重北的死,我难辞其咎。”

    当年林怀济位列正二品侍中,掌政令审核封驳之权,无论品阶实权都不容小觑,但与位列三公、位极人臣的宰相之位虽是一线之隔,却是云泥之别。

    早年他与林母秦氏私定终身,因为家境贫寒一直在岳丈一家面前抬不起头来,那一口气一直憋在少年的心中,直到他人到中年。

    彼时林诗懿已经出生,因为本就体弱又高龄难产的原因,秦氏的身子一年不如一年,终于撒手人寰。

    林怀济怆痛不已,恨自己没能在有生之年把最好的一切都奉与爱妻。

    而挚爱离世后,他的寄托也再少一重,正值壮年的年纪越发醉心仕途。

    当时的隗明朝堂之上,内有前任相国大权在握,外有屡退北夷豺狼的齐重北甚得民心,尽管林怀济旰衣宵食、汲汲营营,却始终再难更进一步。

    直到北境的战事越发焦灼,林怀济意外发现,北境大营的士兵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成批倒下,病状相似;如此反复两三次,北境军兵力受损,战事从齐重北总能轻松制敌变得焦灼了起来。

    所有人都把这当做一种不知名的瘟疫,可林怀济细查下,发现了黄曲毒米的秘密。

    若能查实如此可怕的惊天要案,那他停滞不前的仕途未尝不可百尺竿头。

    但他都能发现的秘密,寻常低品阶的官员接触不到,那大权在握的前任宰相与细心多疑的隗文帝难道就毫不知情?

    终于在齐重北兵败案发生的近半年前,林怀济找到了答案,而那答案让他如坠冰窟。

    当年他与前任宰相同朝为官,对方晋升之路并不比他顺畅多少;甚至,在朝中众人有资格接替宰相之位的人选中,林怀济才是呼声最高的那个。

    可老宰相一朝告老还乡,继任者却不是他林怀济,他现在才看明白原因。

    因为是前任宰相甘愿俯首,做了隗文帝手里的刀。

    齐重北手握兵权,连战连捷,民望太盛,坊间早就流传着北境只识得一面齐家军旗,并识得那一方传国玉玺的流言。

    隗文帝当年兄弟夺嫡,多么惨烈才终于登顶人极,他继位以来一直疑心甚重,眼里怎可能揉得下这么大一粒沙子。

    不忿之下林怀济又突然大喜,前宰相甘愿做刀,掌握了隗文帝这么大的秘密,那么事成之后,隗文帝这样多疑的性子又岂会留他存活于世。

    当时的林怀济多年醉心仕途,已经被对权力的渴望蒙住了眼睛,他只隐隐觉得,闲坐壁上观的自己的机会,也许很快就要到了。

    半年后,齐重北兵败战死,接着北境十二城接连失手,半壁河山,就此沦陷。

    而之后不久,前任宰相也果不出林怀济所料,因为贪腐入狱抄家,和之前的秦韫谦与尤敬之一样,很快便不明不白地死在了大理寺狱的天牢里。

    虽然之前齐钺也有过揣测,他不止一次同林诗懿说过一句话:“侍君之道,犹伴虎狼。”

    可真的当一切的真相摆在眼前的时候,他终于在剧烈的恨意里齿寒发颤。

    怪不得当日在大理寺狱的天牢里,秦韫谦死前会同他隐晦道——

    “我不做,也会有别人做……”

    “只是我更早地看出来,那个人想要什么……”

    原来,秦韫谦口中的“那个人”竟然是隗文帝。

    原来,秦韫谦走的就是前任宰相的老路。

    当齐钺在北境战场日渐势强,大有赶超当年齐重北威名之势,多疑善忌的隗文帝终于又再度如坐针毡,寝食难安。

    而秦韫谦一向善于体察圣心,是他看出了隗文帝的心意,做了那把陷害忠良的毒刃。

    也许他并不一定有隗文帝的正面授意,但仅凭他的权势地位可以无往不利,一定少不了隗文帝的暗中助力。

    一个齐重北甚至加上他齐钺或许都可以说是死不足惜,身后的名望也皆是幻影。

    可北境十二城的百姓呢?裴城万人坑的五万白骨呢?

    苍生何辜!

    要他们做皇权斗争中的一粒连姓名都不配拥有的棋子……

    齐钺说不出半个字,可林怀济的忏悔仍在继续。

    “如果……如果我当年可以修书一封告诉齐重北真相……那,这一切也许就、就不会发生……”

    良心的谴责在此后的十几年间鞭笞着林怀济,每一个日日夜夜。

    直到他知道了林诗懿,他唯一的宝贝女儿对齐钺的心意后,越发的寝食难安。

    他甚至把这纠缠的孽缘看做老天对自己的惩罚。

    “可我当时真的,真的不知道他们会把事情做得那么绝!”

    他细细查过每一次送到北境的毒米数量,数量控制得极为精准,根本不可能造成大面积减员而直接改变战争胜败的的局势;就算在齐重北兵败前送去的那一批,也是一样。

    “如果我知道事情会发展到那个地步,我不会、不会袖手旁观……”

    毕竟林怀济至今也不明白,把北境十二城拱手让人对隗文帝自己而言,有什么好处。

    难道一个齐重北会比北夷草原上的饿狼更可怕吗?

    林怀济满脸老泪纵横,气微声颤。

    “是我,对不起齐重北,也……对不起你。但我真的……没想到他们、他们会做的这么绝,我直到今天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做得那么绝……”

    在从北境回隗都的路上,见过齐钺病中畏寒的模样,林诗懿曾经鬼使神差地缝过一件狐裘大氅,在她知道齐钺把自己送回相府的马车里,她把那间氅衣塞进了箱底。

    而后他二人终于心意相通,再结鸳盟,她第一次离开相府是跟着荆望漏液潜回将军府,第二次又被雪信的事情耽误,一直没来得及拿回那件氅衣。

    最近每日晨起梳洗,齐钺都会亲手为她簪上那支他在年头上亲手削成的木簪,林诗懿每每想到,都想回家取来那件她还没来得及完工的氅衣。

    昨夜又起了北风,冬至过后的隗都越来越冷了,她在侍候林怀济歇下后,又忙活了一整夜,才勉强觉得那件氅衣算是能见人了。

    方才付妈妈来说齐钺入了相府,正在林怀济的房中,她连忙梳洗装扮,捧着氅衣来到了林怀济的门口。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